新闻中心

中国纺织巨头,曾击败日本东丽,年营收1824亿

2021-03-22 管理员 阅读 750

在互联网、新能源火热的当下,传统的纺织和化工产业已成为容易被大众忽略的领域。

我国的丝绸曾举世闻名,中国也因此得名“丝国”。直到现在,我国在全球纺织领域都有着很强的竞争力。

在天然原材料方面,新疆棉花产量全球第一;在纺织领域,国内不仅有恒力集团、魏桥集团,还有盛虹集团。三家都是《财富》世界500强公司。

其中,盛虹集团于2020年以278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824亿元)的营收首次跻身《财富》世界500强行列。

4.jpg

盛虹集团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企业,在印染领域,其具备一年超24亿米的印染能力,能绕地球60圈;在化纤领域,年产量达到230万吨;在能源领域,其跟山东魏桥集团一样,利用热力发电实现了自给自足。

盛虹从一个小小的村办纺织厂,成长为现如今的世界500强企业,其中最关键的人物就是其掌门人缪汉根。他是我国最神秘的商人之一,虽富有,但却异常低调。

时间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高考落榜的缪汉根,正处于心灰意冷以及对未来迷茫的状态。不过,盛虹村村办工厂看中了他高中的学历,邀请他前来工作。

这也是缪汉根人生的转折点。

5.jpg

凭借过人的天赋,他很快得到领导的赏识,并出任在九十年代兴办的盛虹砂洗厂厂长一职,主要从事印染业务。砂洗厂规模虽小,但作为厂长,缪汉根的商业天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体现。

现在回过头去看,缪汉根的首战是垄断“手掌花”生产设备。所谓“手掌花”,就是在布上一种类似于手掌的花样。当时能够生产这种花色的设备,在全国范围只有三台。

只有三台,而且其他人还没意识到“手掌花”的潜力。这让缪汉根看到了垄断的契机,于是花费巨资买下了三台设备。这一系列的动作,直接让砂洗厂在短短几个月赚到了同类企业数年都赚不到的钱,这也是砂洗厂的第一桶金。

6.jpg

跟很多企业发展壮大的路子一样,盛虹走的也是并购外延的道路。当年,已经完成私有制改革的盛虹,在缪汉根的带领下开始了兼并企业策略。

选择该策略,是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背景下,当年很多企业陷入经营困境,使得盛虹的并购变得更加容易。

查阅资料可以了解到,之后盛虹先后兼并了苏州东方印染厂、盛泽永和印染厂、坛丘印染厂等企业。至此,盛虹体量、规模迅速扩张。

7.jpg

除此之外,盛虹能取得今天的成绩,还在于其始终没放弃印染业务,以及积极布局产业链上游的打法。

盛虹从一开始就坚持印染业务,即使后来通过兼并措施拓展了其他业务,也始终没有放弃印染。到今天,盛虹每年印染加工24亿米,可以绕地球赤道60圈。

8.jpg

可以说,盛虹是基于印染业务越做越大,越做越强的。2003,盛虹走向了一个更广阔的市场,化纤领域。

化纤领域作为印染的上游产业,盛虹涉足对企业的发展有利。不过,有一个难题摆在眼前。超细纤维的研发不仅需要庞大的资金,技术难度也非常大。

尽管前路困难重重,但缪汉根依旧决定投入20亿研发0.5dpf超细纤维。没有先进的设备,就采用最笨拙的办法研究产品。经过一番艰苦攻关,成功研发出符合要求的产品,并实现了量产。

有意思的是,不久后日本东丽研发出0.3dpf的超细纤维,打破了盛虹的世界纪录,并放言世界上不会有人超过它。结果很快就被盛虹打脸,在缪汉根的带领下,企业生产出0.15dpf的超细纤维,击败日本东丽。

9.jpg

在二十余年的发展过程中,盛虹的业务触手一直往上游产业延伸。这也是缪汉根的经营理念:不往上游走,始终做不大。

2021年年初,缪汉根登上《财富》年度封面,这是对他这么多年深耕纺织行业的认可。而对缪汉根来说,即使登上《财富》年度封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他依旧低调,依旧带领盛虹继续砥砺前行。